毛孔現象學

整形藝術評論

毛孔之微,微不可見,但小小的毛孔裡卻可以談大學問、做大生意。
《維摩經.不思議品》,「乃見須彌入芥子中,是名住不思議。解脫法門。又以四大海水,入一毛孔」。佛家語的微言大義,須彌山可置入芥子之末,四海之水可注入一毛孔之中,在巨大與巨微不可思議的相對關係中尋求體悟,立即解脫。但當今大行其道的美容醫學,靠的一點也不是佛家語的提點,而是在文宣廣告上,直接以超極放大的模擬影像,讓你親眼看到層狀的皮膚組織,讓你親眼看到上尖下突的毛囊,和那堵住毛細孔的黑色髒污。在美容醫學的超級顯微鏡下,皮膚上的毛孔個個巨大如坑洞,充滿了粗大、泛油、阻塞、發炎、紅腫的種種危機。

有皮膚的地方就有毛孔,有毛孔的地方就有交換與滲透。張愛玲說:「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裡」,那皮膚作為人體的第一件衣服而言,也必然是「各人住在各人的皮膚裡」。衣服有經緯織紋,皮膚也有深淺肌理,天然的衣服材質一定有通氣孔洞,自然的身體皮膚也一定有毛孔透氣。如果主體的想像,來自身體的邊界,而身體的邊界又以人體表面皮膚為辨別體內體外的區隔,那滿佈毛孔的皮膚,究竟是有邊界還是沒有邊界,究竟是封閉還是開放?

身體的大開口都有大作用,像口能進食,鼻能呼吸,耳能辨聲。身體的無數小開口也都有大作用,呼吸、排汗、保溫以及水分、脂質、能量的進出交換。因此,就身體的片面封閉性而言,皮膚之內的屬於「我」,皮膚之外的屬於「非我」或「世界」;但就其片面開放性而言,「我」與「非我」、「主體」與「世界」從來就不能一分為二,每一次呼吸,每一次排汗,每一次油光滿面,每一次粉刺青春痘,都是皮膚作為可疑界面的曖昧,作為滲透邊界的不確定。
毛孔現象學中,沒有絕對的內與外,主與客,靜與動,沒有一分為二的自我與世界。

 I.毛孔與鼻頭廢墟 
一張照片,臉部鼻頭的局部特寫,而鼻頭部份出現了許許多多毛孔處開口明顯的小黑點。
曾有皮膚科醫師用這種照片來考學生,要他們從「草莓鼻」的外觀上去辨識這些小黑點究竟是「黑頭粉刺」,還是所謂的「毛孔粗大」?聰明的學生就會追問患者的年齡,如果是十幾歲的「草莓族」,大家就異口同聲地說是「黑頭粉刺」,如果是六七十歲的歐幾桑歐巴桑,大家就斷定是「毛孔粗大」。這種聰明猾頭的答案,確實解決了從鼻頭外觀上無法直接分辨的「黑頭粉刺」與「毛孔粗大」現象,但也巧妙帶出了鼻頭作為眾人養顏護膚「心腹大患」的焦點所在,橫跨了從青春期到老年期的皮膚現象。

年輕的時候,體內荷爾蒙分泌旺盛,而「粉刺」便成了青春痘患者臉上最常見的毛囊病變,尤其是在皮脂分泌特別旺盛的臉部T字部位。「粉刺」也者,毛囊開口處過度的角質堆積,加上皮脂的大量分泌,讓這些角質、脂質的混合體,堵住了整個毛囊。當毛囊開口處呈閉鎖狀態時,稱「白頭粉刺」,可進一步形成青春痘,而毛囊開口處呈通暢開放狀態時,這些角質拴塞直接暴露在外,便成了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「黑頭粉刺」。都是荷爾蒙惹的禍,這白頭與黑頭的困擾,可是從青春期到不惑之年都揮之不去的,真真個逼著大家與粉刺「白頭」偕老。幾年前大為流行的「妙鼻貼」就是用貼布的沾黏力,拔出鼻頭粉刺與汗垢,這結合了戰痘與新生代趣味性的護膚商品,讓一群群天真活潑的少男少女們,沒等閒白了少年頭就先白了鼻頭。
但年老的時候也好不到哪裡去,就算此時荷爾蒙已安分守己,不再興風作浪,但已漸漸老去的皮膚,因真皮層內用以支撐毛囊立體結構的膠原蛋白、彈力纖維等因老化現象而減少,使得毛囊結構鬆垮頹疲,讓角質續發性地堆積在毛囊裡,越積越多,毛孔越撐越大,便形成外觀上類似「黑頭粉刺」的「毛孔粗大」。如果「黑頭粉刺」像是體內源源不絕、騷動奔竄「內」分泌之「外」顯,那皮膚老化的「毛孔粗大」,則像是皮膚作為建築構造物的內在塌陷,表皮層、真皮層、皮下脂肪的層層塌陷,兵敗如山倒,表皮萎縮、血管擴張、彈性缺乏接踵而至。「黑頭粉刺」像抵擋不住的火山爆發,而「毛孔粗大」是再也撐不起的地層下陷。
但最奇怪的是,火山爆發也好,地層下陷也罷,在鼻頭上形成的廢墟遺跡,居然如此貌形神似。本該用以譬喻微物之微的毛孔,現在都大到讓人驚心動魄好尷尬的局面。「你可以再靠近一點」,當代美容醫學展現了最堅強的戰鬥意志,不是愚公移山,而是要讓微物之微的毛孔,變得更微乎其微。美容醫學對我們耳提面命,毛孔細緻等於青春美麗,毛孔粗大等於醜怪庸俗,美容醫學在小小的毛細孔裡,發現了賺錢的大生意。

 Ⅱ.親愛的,我把毛孔變小了 
但在展現「毛孔可以有多小」的魔法之前,美容醫學必須先催眠所有人的認知,「毛孔怎麼可以這麼大,這麼明顯」,讓如何「粉飾毛孔」的方法步驟,變成一門護膚美顏的大學問。他們聲稱治本的辦法有二,如果是荷爾蒙分泌造成的「白頭粉刺」或「黑頭粉刺」,那就要注意臉部清潔(洗臉次數、水溫與潔面乳種類的挑選),保持身心平衡(充足的睡眠、避免過度壓力、穩定情緒等),低脂低糖的食物攝取,最好再選用一些含水溶性自然保溼因子的產品、外用控油產品、或搭配果酸、維他命A酸等去角質的產品來幫忙。但如果是皮膚老化造成的「毛孔粗大」,那就得把主力放在恢復真皮層膠原蛋白與彈力纖維的「支撐力」才行,此時只有號稱「抗老化」的產品才有一點亡羊補牢的可能,像胎盤素、活細胞的持續加持,或許會讓因坍塌而粗大的毛孔重新回春挺立而顯得縮小。但不論是哪一種治本的方法,都是與體質、膚質、年齡的生理現象唱反調,要冒出來的不讓冒,要塌下去的不讓塌,眾人只得疲於奔命,忙著放鬆,忙著芳香療法,忙著晨昏定省的擦抹拍打,忙著把變大變黑的毛孔變不見才行。

而治標的辦法就更是五花八門了。有人遵循熱脹冷縮的原理,每回上妝前必定冰敷臉部,以達縮小毛孔的目的。有人則是選擇具酒精或植物萃取成份的化妝水或保養品,讓毛孔收縮。有人則是使用磨砂膏等去角質產品洗臉,定期大掃除,不讓剝落的角質堆積在毛孔處礙眼。當然更有美妝業者推出號稱吸油微粒的球狀粉末,不是像遮瑕膏的原理塗抹掩蓋,而是在毛孔表面形成薄膜,以修飾肌膚紋理。這粉末所形成的網狀薄膜,讓毛孔看來朦朧細緻、若有似無,還透氣會呼吸,像不像女人腿上那讓腿部肌膚朦朧細緻、曲線玲瓏的透明絲襪,只是這回絲襪不是穿在大腿上,而是穿在兩頰、額頭與鼻頭之上。

不想這樣粉飾太平也行,去一趟美容醫學中心,那裡有更多的科技淫巧等著幫你縮小臉部皮膚毛孔。簡單的用果酸換膚,微剝淺層表皮,一方面清除粉刺,一方面連帶縮小毛孔,或用親脂性的水楊酸溶解油垢,讓毛孔暢通。不然還有雷射與微晶磨皮,藉由磨除表層肌膚部份組織,使其更生,長出正常細緻的毛孔。現在據說最熱門的毛孔縮小術,則是自韓國引進的緊膚美白光。韓國整型市場的風起雲湧,讓原本用來除毛的技術,也搖身一變為治療毛孔粗大的良方。其治療步驟如下:事先在皮膚表層塗上碳粒子,深入粗大毛孔,再利用1064奈米雷射發出適量的光束照射,讓碳例子在毛孔中產生微爆,以刺激膠原纖維的再生,達到毛孔收縮的目的。此緊膚美白光之所以大受歡迎,乃在於其光波與模式偏向標榜「休閒美容」的脈衝光,溫和沒有傷口,中午午休時間就可以完成一次療程,神不知鬼不覺地就慢慢變白變細變漂亮了。

奈米與毛孔,「微科技」時代的「微技術」,讓作為皮膚「微觀宇宙」的毛孔都別有洞天。以前看法國導演雷奈的《廣島之戀》,總是印象深刻那開場的粗粒子影像,如做愛時汗流浹背的肌膚,也如原子彈爆發後的灰燼核塵,粗粗的影像粒子如砂礫般磨搓著眼睛與肌膚,混雜著死亡、愛欲與戰爭。現在可好,所有的爆炸都在毛細孔中進行,唯有毀滅才有新生,老的粗的不去,新的細的不來。如果角質層是人體表面日夜進行的微型死亡儀式,那奈米雷射在皮膚毛孔中的微爆,則更是內爆中的內爆,模糊了自然與科技、死亡與新生、主體與世界的分界。這認真而未有名目的騷動,觀其微,察其變,讓人不得不感嘆毛孔學問大已哉。《老殘遊記》裡曾云,「三萬六千個毛孔,像吃了人參果,無一個毛孔不暢快」。而後現代的美容醫學卻提供了不一樣吹毛求疵的評斷標準。一句「親愛的,我把毛孔變小了」,恐怕才是當前微科技時代至高無上的頂極暢快吧。

至大無外,至小無內,哪裡才是毛孔的內外之別、大小之分呢?